沈遇uuu

张琰荷:

从重启就想着有空画的水彩终于完成啦
“但在我稀里糊涂的前半生,过的无比的精彩,我看到过人间无数的奇景,我有着世界上最神奇最有故事的伙伴,我们在峭壁高歌,在雪山诵经,在戈壁对酒,在海上看月。”

-江湖夜雨-:

直道相思了无益 未妨惆怅是清狂

(在安娜长期的反复暗示中打断了沉迷杀破狼的读条,送给她的娘娘铜钱结婚照👌)

顾帅遗书

汀南夜雨: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与庚书


       近日战况危急,吾常夜不能寐,曾不知何日能归,今不知尚能归否。
       白玉笛音依旧不堪入耳,不知长庚可曾念想?
       常自问,何时百姓可安居?何时天下可太平?何时,可与长庚,一生到老?皆不知如何应答。唯有心口隐隐作痛。
       昀戎马安半生,自觉已尽所能,不觉憾。
       昀候府立正位,自觉不曾辱祖,不觉憾。
       若就此身陨,唯有长庚,为吾一生憾事。
       记吾初见长庚,为狼所困,着实弱小,现竟可保家卫国,令吾心慰。记吾生辰时,长庚为吾做面,中蛋壳未清尽,却仍使吾心安心暖。记吾初识长庚心意时,慌然失措,现却好生后悔,不曾趁早与君心意相通。
        过往种种,吾常追忆,残阳血色映边疆硝烟之时,最为浓烈,心中愁绪唯有借酒稍解。
       吾常想舍去名与利、忠与义、家国与职责,惟长庚一人便足够,却遇家国混乱,不敢造次。便想战后告病,与长庚厮守,今却不知是否能待那天来临。
       吾心,甚憾。
       望长庚的乌尔骨可解,此后能不再受其所扰。也望能亲自丈量伊人衣带可宽否。
       若吾有幸生还归来,便给长庚,一生到老。
       大将军一言九鼎,战无不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顾昀  留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PS:借鉴《与羡书》